色圈视频网站入口

听到这,乔木赶紧同步在脑海当中,仔细的查看了下她昨天晚上梳理原身记忆时,基本一扫而过,忽略掉了的最近这小半个月的情况。

然后,是真的有些无语。

怪不得呢!

怪不得原身有这些个室友。

因为她跟他们压根就是同类。

他们四个人,都是被原来的舍友投诉,然后养老院出于维护和谐氛围考虑,把他们给并到了一起。

让他们住在一起以毒攻毒。

谁也别嫌弃谁。

现在他们这个屋里总共住着四个人,原身算一个,然后就是张红刘东海,以及王耀,张红是晚上磨牙的那一个,王耀是晚上打呼的。

至于刘海东,则是说梦话的。

原身被分过来的时候,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告诉她,她为什么会分到这边,她只以为是正常调动,所以她后来晚上睡的晚,听到另外三个舍友的各种动静睡不着。

才会有所抱怨不满。

Flower与美女

她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,而其他人则都很清楚,因为他们打呼磨牙之类的,都有被以前的舍友埋怨过,甚至于有的还被半夜弄醒过。

但是原身不是梦游嘛!

大家都知道梦游的人不能突然弄醒,再加上以前跟她住在一起的那些人脸皮都薄,不太好意思当面跟她说,只是在前段时间知道养老院这有重新调整众人住处的计划。

这才偷偷跟工作人员说了下。

表示他们有点害怕。

希望能把原身分到一边去。

可以说,信息差直接就使得原身前两天跟舍友闹的相当不愉快。

后来刘红偷偷去问了下工作人员,才知道原身有梦游的习惯,于是当原身白天再次说他们,嫌弃他们的时候,张红就毫不客气的,把原身晚上会梦游的事披露了出来。

当时原身就急了。

觉得是刘红在污蔑她,因为她过去在自己家住了那么多年,都没听她儿子儿媳或者谁说她梦游,更没有听她丈夫说她会梦游,所以她十分坚定地认为自己并没有梦游。

两个人那是谁也不服谁。

最后,在同宿舍另外两个舍友的协调之下,她们两人打了个赌。

刘红赌原身肯定梦游。

而原身赌自己不梦游。

赌注是一顿饭,谁输了谁请。

但是这时候,他们手里是既没有手机,也没有录像机,更没有监控摄像头啥的,毕竟,现在只是二十世纪末,那些设备存在是存在。

可远远没有达到普及的程度。

其他人不睡觉盯着原身的话。

他们又担心原身会不承认。

会说他们串通起来污蔑她。

所以,经过一番讨论之后,他们几个人最终弄出来的验证方法。

就是让原身睡到上铺去。

这样如果她梦游的话。

肯定是会掉下来的。

因此他们的验证过程就是,如果原身从双人床上面掉下来,那就说明原身她晚上梦游,是原身输。

如果原身没有掉下来,那就说明她晚上并没有梦游,是张红输。

同时,因为考虑到原身不一定每晚都梦游,所以他们敲定的验证时间是三天,三天内掉下来都算。

然而,还没到第三天,第一天晚上原身就因为梦游的原因,不小心摔下去,直接把自己给摔死了。

而其他人因为晚上睡觉睡的比较沉,基本都没有听到声音,或者说听到了也没醒过来,于是,这不就有了乔木到来,并且大晚上还进入企鹅农场空间给自己治疗伤势。

乔木进入原身身体后。

对最近这段时间的记忆并没怎么细看,因此压根不知道有这事。

更没有想起来看看水泥地上有没有血迹,以及原身有没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,于是,可不就被张红通过血迹衣服,发现了她昨天晚上掉下地,后来又爬上去的事实。

“哦,抱歉啊,我都有些睡迷糊了,对对对,昨天晚上我的确有掉下去过,脑袋后面还磕着出了血。

你放心,欠你的饭我忘不了。”

对于原身的承诺,乔木自然不会反悔,所以了解清楚情况后,当即就表示自己会认这一顿饭,说着还假装受伤一般的摸了摸后脑勺。

朝着其他几个人歉意笑了笑:

“真是抱歉啊。

先前是我误会你们了。

看来,咱们还真是被人嫌弃四人组,以后那是谁也别嫌弃谁了。”

“唉,谁说不是呢。

咱们的症状虽然让人讨厌。

可是这又不是我们故意的,又不是我们故意打呼噜磨牙什么的。

那不是身体问题吗。

谁乐意天天晚上打呼噜,磨牙说梦话啊,咱们不是控制不了嘛!

算了,嫌弃就嫌弃吧。

对了!沐霞,待会儿咱们还是换回来吧,你这天天从上面往下面掉也不是回事儿,别回头再摔出啥问题来,所以,你还是睡下面吧。

回头晚上早点睡,省的总说听到我们打呼噜,磨牙,说梦话,只要你睡眠质量好,早点睡,那晚上应该就听不到我们打呼噜磨牙了。

或者说就算能隐约听到。

应该也不会再把你吵醒。”

张红倒也没啥坏心,见乔木道歉,先是自怨自艾了一番自身的无可奈何,然后便要跟乔木把床位重新换回来,同时顺带着教了乔木一个勉强能算是办法的防打扰方法。

“也好,麻烦你了。”

乔木再次道谢番就翻身下床。

并且开始穿衣服。

“这有啥麻烦不麻烦的。

不过就是换下被褥床单罢了。

这样,咱们今天早上起的有点晚了,还是先去吃早饭吧,不然粥该凉了,等会吃完早饭再回来换。

正好我还想晒晒床单被褥。”

张红摆了摆手,浑不在意的说了两句,就率先出门往食堂而去。

刘东海,王耀他们紧随其后。

乔木也是赶紧跟上。

到了食堂那边,大家跟学生似的,那是依次排队,拿上自己的伙食,然后三五成群坐到一起拼桌。

养老院食堂这边伙食分两种。

一种是标准伙食。

还有一种是加餐。

标准伙食是大家都一样的一碗不限量稀粥,咸菜外带一个鸡蛋。

当然了,稀粥不限量的前提是你不能浪费,必须得喝完,同时也得锅里面有,要是都喝完了的话。

那想不限量也不限量不起来。

总不能为了一个人再煮一锅。

加餐的话,那品种就多了。

油条麻团,煎饼韭菜盒子。

煎蛋豆浆啥的都有。

不过这些一般都得提前说,提前一天定,然后第二天早上,养老院这边的工作人员去附近菜市场采购,价格跟菜市场的售卖价一样。

养老院这边……

也就赚大量购买的那点优惠。

原身虽然有养老金,但是因为她也不敢指望自己儿子给自己养老送终,买棺材,买墓地啥的,所以在养老院这边都还蛮省吃俭用的。

省下来的钱。

一部分用来还房子的按揭。

那是原身三年前买的,当时她觉得自己对女儿亏欠波多,所以用自己攒下来的钱以及她丈夫留下来的抚恤金,付了首付,买了套六十平方的小房子,每个月按揭还贷。

一个月还一百块。

房租还能抵二十。

十五年就还完了。

原身是打算自己能还多久就还多久,等自己要死的时候,把房子直接给女儿,如果她死的早,房贷没还完的话,那也给女儿,女儿是愿意卖还是愿意继续还,随她去。

另一部分就是攒下来,准备等哪天自己不行了,交给养老院,或者说交给熟悉的舍友,请他们帮忙给自己操办一下葬礼,至于说墓地啥的,原身刚进养老院就买好了。

那时候是真便宜。

两百块钱就能买块墓地。

所以,养老金今年才刚涨到三百块钱一个月的原身,她在养老院食堂这边吃的,一直都是标准餐。

养老院里面的大多数人跟她都一样,有的是自己没钱想省点,有的是想给自己儿女省点,总之这时候大家都还蛮节省的,经常吃加餐的,基本都是无儿无女,丧葬有单位负责,养老金也比较多的老人。

养老院设定的是一千块钱一年,包早餐。

原身养老金暂时为三百,这个养老金是会慢慢的涨的,不能到了九九年,让原身的养老金还是二十二块钱,那样的话,那是真只能喝西北风了。

(本章完)